环境

[返回]
详细信息

    在探究自然生态系统与物种间的关联性上,我们已经环顾了陆地上的各种生物。哦不对,这样说不确切。我们是环顾了地面以上的生物,那么地面以下又有些什么 呢?地球终究是个三维世界,事实上在我们脚底下的地球层面还隐藏着更广阔的生 存空间。对于这一地下空间,我指的不是前面所说的两米深的耕作层,这回我想请 您把视线投向更深层。最终藏至地下3500米深处的,是细菌、病毒以及真菌。从地 面向下500米,每立方厘米的物质中还蕴藏着上百万的生物。

    在黑暗的深处,氧气不 再对呼吸起任何作用,而大多数情况下养料存在于石油、天然气和煤里,这些也正 是我们人类发动汽车所需要的原料。 至今,人们对那些隐秘的生态系统里的生物,研究得并不多,其中所包含的物种为 人类所知晓的也寥寥无几。粗略估计,地球上大约有10%的生物能源分布在岩石层 上。至少在地球更深处,我们可以认为,人类至今的行为还没有可能对岩石层产生 影响,前提是我们放弃开采煤炭矿山和地下露天矿。 

    在地底下隐藏着另一个分支系统,对此我们人类已经稍有涉足:那就是地下水。那 是个非常特殊的生存空间,没有任何光线可以进入其中,那里也不会有冰霜。随着 深度的增加,地底下的环境会从舒适温暖变得非常炎热,而且也很少再有养料存在 于地下水中。当然在气候转变的时期,这就成了一个优势——在地底下几乎不会发 生任何改变。尽管我们的脚底下是一片养料贫瘠的空间,但是在那里还是进行着一 些生机勃勃的活动。好吧,或许那里并没有那么生机勃勃,因为至少在距离地面较 近的层面里,一部分空间的温度远远低于10摄氏度,并不十分温暖,再加上缺乏养 料供给,这也使得生物活动变得非常缓慢。

    在30至40米深的地下,温度徘徊在11至 12摄氏度,再向下的话,每下降100米温度增加3摄氏度。 然而,那种所谓的地下越热生命体越活跃的说法,纯粹是骗人的理论。世界上活动 最缓慢的生物,竟然是一种分裂繁殖的生物——细菌。许多同类别的细菌以惊人的速度繁殖(比如在我们的肠子里,有些细菌可以每20分钟就分裂一次,即成倍繁 殖),而那些一千米深处的其他菌类,分裂的速度却极慢。正如《明镜周刊》报道 过的,在一次美国地理学联合会举办的大会上,有人曾提到,有些菌类需要500年来 完成一次细胞分裂。经历那么长的时间,不再有任何食物会变质,也不再有任何细 菌导致的疾病会爆发,因为宿主(即我们人类)早在那些微小生物开始工作之前就 已经死亡了。

   菌类的细胞分裂速度那么慢,是由它所处的不舒适的环境导致的。在 地底下,高压与高温统治了一切。至今所保持的记录显示,微生物能在超过120摄氏 度下存活,且依然能完成细胞分裂——当然是以它们自己的速度。 在这深埋地下的王国里,打眼一看,几个世纪以来几乎一成不变,但是事实并非完 全如此,因为地下的世界都淹没在水里。只要一下大雨,就有水持续地从地球表面 向下渗入,至少在我们所居住的范围内是如此,每年从天上降下来的雨水要多过重 新蒸发掉的水分。

   假如情况反之,那么我们已经重新回到沙漠地带了,但是在德国 有些州就出现了假设中的这种情况。让我们来看一些清楚明了的数据:在整个德 国,每平方米的土地上,平均每年有481升水向外蒸发!在勃兰登堡周边的一些地方 几乎没有降雨,这意味着,那里的地下水得不到足够的补充。当气候发生变化时, 水分蒸发的速度更快,以至于地下水的补给被完全切断。然而这补给对于地下水不 可或缺,因为还有其他地方会不断地消耗地下水。 地下水通过地表的“伤口”流出,就形成了泉。那些令我们欢欣愉悦的自然奇观, 对其他某一种或者很多种生物来说绝对是个灾难。

   生活在岩石层里的甲壳类动物和 蠕虫,会被这些地底下的水流突然冲到阳光底下,由于环境的突然改变它们很快就 会死亡。此外,您也可以在冬天特别明显地观察到这种地下水外流的景象——它们 的出水口位置不会结冰。地下水保持着10摄氏度左右的恒温,当周围全都凝固成冰 霜时,这温度还需要一定时间降至周围冷空气的温度。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天气里还能看到微微流动的水,就足以证明那就是真正的地下水。 重新说回物种的丰富性。最新研究表明,地下水为甲壳类动物和其他微生物提供了 极其富足的生存空间。这些微生物盲目地在黑暗的河流里穿行,可能也曾通过饮用 水进入到您的早餐咖啡里。大部分的净水设备将地下水从地底深处泵上来,使得原 本密不透风的生存空间被凿开了一个缺口在探究自然生态系统与物种间的关联性上,我们已经环顾了陆地上的各种生物。哦不对,这样说不确切。我们是环顾了地面以上的生物,那么地面以下又有些什么 呢?地球终究是个三维世界,事实上在我们脚底下的地球层面还隐藏着更广阔的生 存空间。

    对于这一地下空间,我指的不是前面所说的两米深的耕作层,这回我想请 您把视线投向更深层。最终藏至地下3500米深处的,是细菌、病毒以及真菌。从地 面向下500米,每立方厘米的物质中还蕴藏着上百万的生物。在黑暗的深处,氧气不 再对呼吸起任何作用,而大多数情况下养料存在于石油、天然气和煤里,这些也正 是我们人类发动汽车所需要的原料。 至今,人们对那些隐秘的生态系统里的生物,研究得并不多,其中所包含的物种为 人类所知晓的也寥寥无几。

   粗略估计,地球上大约有10%的生物能源分布在岩石层 上。至少在地球更深处,我们可以认为,人类至今的行为还没有可能对岩石层产生 影响,前提是我们放弃开采煤炭矿山和地下露天矿。 在地底下隐藏着另一个分支系统,对此我们人类已经稍有涉足:那就是地下水。那 是个非常特殊的生存空间,没有任何光线可以进入其中,那里也不会有冰霜。随着 深度的增加,地底下的环境会从舒适温暖变得非常炎热,而且也很少再有养料存在 于地下水中。当然在气候转变的时期,这就成了一个优势——在地底下几乎不会发 生任何改变。尽管我们的脚底下是一片养料贫瘠的空间,但是在那里还是进行着一 些生机勃勃的活动。好吧,或许那里并没有那么生机勃勃,因为至少在距离地面较 近的层面里,一部分空间的温度远远低于10摄氏度,并不十分温暖,再加上缺乏养 料供给,这也使得生物活动变得非常缓慢。在30至40米深的地下,温度徘徊在11至 12摄氏度,再向下的话,每下降100米温度增加3摄氏度。 然而,那种所谓的地下越热生命体越活跃的说法,纯粹是骗人的理论。

   世界上活动 最缓慢的生物,竟然是一种分裂繁殖的生物——细菌。许多同类别的细菌以惊人的速度繁殖(比如在我们的肠子里,有些细菌可以每20分钟就分裂一次,即成倍繁 殖),而那些一千米深处的其他菌类,分裂的速度却极慢。正如《明镜周刊》报道 过的,在一次美国地理学联合会举办的大会上,有人曾提到,有些菌类需要500年来 完成一次细胞分裂。经历那么长的时间,不再有任何食物会变质,也不再有任何细 菌导致的疾病会爆发,因为宿主(即我们人类)早在那些微小生物开始工作之前就 已经死亡了。菌类的细胞分裂速度那么慢,是由它所处的不舒适的环境导致的。在 地底下,高压与高温统治了一切。至今所保持的记录显示,微生物能在超过120摄氏 度下存活,且依然能完成细胞分裂——当然是以它们自己的速度。

    在这深埋地下的王国里,打眼一看,几个世纪以来几乎一成不变,但是事实并非完 全如此,因为地下的世界都淹没在水里。只要一下大雨,就有水持续地从地球表面 向下渗入,至少在我们所居住的范围内是如此,每年从天上降下来的雨水要多过重 新蒸发掉的水分。假如情况反之,那么我们已经重新回到沙漠地带了,但是在德国 有些州就出现了假设中的这种情况。让我们来看一些清楚明了的数据:在整个德 国,每平方米的土地上,平均每年有481升水向外蒸发!在勃兰登堡周边的一些地方 几乎没有降雨,这意味着,那里的地下水得不到足够的补充。当气候发生变化时, 水分蒸发的速度更快,以至于地下水的补给被完全切断。然而这补给对于地下水不 可或缺,因为还有其他地方会不断地消耗地下水。

    地下水通过地表的“伤口”流出,就形成了泉。那些令我们欢欣愉悦的自然奇观, 对其他某一种或者很多种生物来说绝对是个灾难。生活在岩石层里的甲壳类动物和 蠕虫,会被这些地底下的水流突然冲到阳光底下,由于环境的突然改变它们很快就 会死亡。此外,您也可以在冬天特别明显地观察到这种地下水外流的景象——它们 的出水口位置不会结冰。地下水保持着10摄氏度左右的恒温,当周围全都凝固成冰 霜时,这温度还需要一定时间降至周围冷空气的温度。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天气里还能看到微微流动的水,就足以证明那就是真正的地下水。 重新说回物种的丰富性

。最新研究表明,地下水为甲壳类动物和其他微生物提供了 极其富足的生存空间。这些微生物盲目地在黑暗的河流里穿行,可能也曾通过饮用 水进入到您的早餐咖啡里。大部分的净水设备将地下水从地底深处泵上来,使得原 本密不透风的生存空间被凿开了一个缺口。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