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

发布时间:2020-05-15 16:15:47    浏览:

[返回]

   棋山是一座神山,是东方神兽青龙的地盘,山上栖居着许多虬龙和螭龙。根据 我所修习的《天宫志》中介绍,棋山地形复杂,非常不适合围观。 那么仙帝为什么不在大殿中央,而在棋山上进行散仙擂呢? 我瞄了一眼周围的散仙,发现他们要么踌躇满志,要么摩拳擦掌,要么淡定自如,没有一人怀疑仙帝的决定。 乐菱突然越众而出,问:“太白仙君,请问这次散仙擂,比试的是自身仙气的 高低,还是要分出所持仙器的高下?” 太白金星摇了摇头,道:“参加擂台的散仙,不能携带任何仙器进入棋山。”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散仙质疑:“不让我们带仙器进山,那是要让我们斗 气?”“也不是斗气。”太白金星微微笑着说,“你们进入棋山之后,可以用山中任 意物品制作仙器进行决斗。” 原来是这样,可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也许是发现我的异样,段杞年低头问我:“你怎么看上去忧心忡忡的?” 我扯了扯嘴角:“师兄,我在担心,万一我把棋山上的螭龙虬龙给误伤了怎么 办。”他睨了我一眼,道:“你确定不是螭龙虬龙伤了你?” “……” 在太白金星的带领下,散仙们来到了棋山脚下。甫一看到山貌,我顿时大吃一 惊。无数彩云如缦带,回旋着漂浮在棋山周围。然而棋山的颜色却十分单调——竟 然只有两种颜色,山腰以下为黑,山腰以上为白。 难怪叫棋山,黑子白子,泾渭分明。 “你们在上山的途中会遇到对手,所以要利用山上可利用的一切来制作仙器。 在登山的过程中,不断进行淘汰,最后登到棋山白色部分的散仙,再进行最终对 决,赢的那个人就是优胜者。”太白金星说。 乐菱低声地道:“这种比法倒是挺新颖的。”我心事重重地点头。做仙器是个技术活,我可从来都没有修过呢。 因为仙帝命令禁止组团,所以我不能和段杞年同行。临别前,我拍了拍段杞年 的肩膀:“师兄,你小心一点。”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倒是乐菱快最快舌地道:“你才应该小心一点,如 果我遇到你,可不会手软的哦。” 我白了她一眼:“我也不会手软。” 一声令下,众散仙开始从不同的方向登山。往左一看,有人踏石飞升,如履平 地。

   往右一看,有人凌波微步,轻松自如。 我长叹一声,慢腾腾地沿着一条羊肠小道上了山。 ……棋山之上,别说石头,就连草木都是黑色的。除此以外,便没有什么可用之材 了。我犯了愁:到底做个什么样的仙器好呢? 一不留神,脚下一滑。我连忙攀住身侧的树藤,待站稳身体,才发现绊倒我的 是地上蔓延的蕤草。 一个念头闯入脑中,仿佛福至心灵,我有了一个主意:就做一个鞭子形状的仙 器好了。我伸手拔起数根蕤草,然后用手搓成粗粗的一条,接着盘腿而坐,开始对草鞭 做起法来。 要让草鞭能够灵活甩动,需要给鞭子注入大悲咒、往生咒、悲悯咒……等到念完 咒诀,我伸出两指,凝神静气地运功,将仙气从丹田逼至指尖。于是,白色的仙气 源源不断地注入草鞭。 功夫不负有心人。草鞭没有让我失望,突然动了一下。

    我兴奋起来,一手拿起鞭子,向一块巨石用力地甩去。只听轰隆一声,巨石应声而碎。我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的鞭子,心中源源不断地涌起对自己的崇拜之情。这鞭 子,太厉害了! 抬头望着棋山顶上的白雪皑皑,我觉得那距离不再遥远,散仙擂之王的宝座在 向我频频招手。 我甚至,都开始迫不及待地向遇到其他散仙了。 事实证明,想什么来什么。刚走了几步,一个粗壮的身影就从丛林里闪了出 来。我脚步一滞,全身戒备起来。 那是一位云游四海的散仙,鹤发童颜,束发高冠,衣着却十分不俗,一身浅蓝 色仙袍夺人目光,远远望去仙风道骨,颇有几分高洁。 依稀记得,他的道号好像叫做云中子,仙级五十六。 我后退一步,握紧了手中的鞭子,同时偷偷地扭头看了一眼逃路是否畅通无 阻。然而云中子却全无攻击的意思,只是笑眯眯地向我拱手施礼。 我受宠若惊,忙还礼,迟疑地问道:“道长为何不出手?” 云中子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爽朗地哈哈一笑:“你是后生,哪有前辈占后生的 便宜的道理?贫道不过是比你早修炼几年,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搜索